教我妖术的女孩第一百零七章绝技

南川历史网 2020-07-04 06:06:04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一百零七章 绝技

待刀疤男天启第二次向我攻来已经是下午快四diǎn钟的时候了,施展‘口遁术’之时,还趁机偷瞄了一眼口袋中的,没想到时间竟是过得这般迅速。<-.

不得不説,刀疤男天启的第一次攻击对我来説虽然算不得什么,但我也知道这只是他对我实力的试探,能拿出三到四成的功力也就算是极限了。

紧接着,他的‘绝命手刀’向我迅速砍来,横劈竖砍地一刀快似一刀,虽然这些在我看来是‘慢’的招式且都被我一一躲过,不过他出其不意的发招角度还是让我有所顾忌的,当下,我放弃了身体上的防御,将妖力重新进行分配,手臂上的妖力占四成,腿部上的妖力占两成,脚腕处则汇聚了剩余的四成妖力。

这样的分配虽説是没有了防御,但有一句话説得好‘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一味地防守而不进攻决计不是我的性格,况且,在脚腕处汇集的妖力,足够让我的‘青之痕’提升了十几倍的速度,移动起来快似闪电,这则更加增加了招式的躲避率。

同时,我将妖力在手臂上凝结成一层薄薄的保护膜‘缠盾’,这样一来,即便是像刀疤男天启发出的那样凌厉的手刀,我也能用手臂来对其进行阻挡。

“嘭!”

“嘭!”

“嘭!”

一个是犀利的手刀,另一个是舍弃防御的攻击,在两者相互碰撞之时,所产生的震撼力是不可想象的。

那个叫小佐的带头男子和叫康康的小胖子都被我们精彩绝伦的战斗给惊呆了,尤其是小胖子康康,估计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吧,至少是在两个体术异能者之前,他的嘴是张得最大的。

反观带头男子小佐,抚着下巴不断diǎn着头,口中喃喃自语:“果然天启能看得起他是有道理的,居然这么能打!”

异能界,能有这般打斗的也只能是体术异能者了,其他的异能者要么像董婷那样‘体延藤蔓’,运用藤蔓来攻击敌人;要么像徐来福那样,‘诸神破灭’直接攻击精神;和体术最为类似的则是程虎的‘巨力’了,可庞大的身形,虽使他的力量得到无穷的增幅,可也就造成了在速度上的限制。像刀疤男天启的‘绝命手刀’,如果二人决斗,若不是正面搏杀,程虎绝对躲不过任何一击。

所以,要想看见一场公平的,前所未有的异能者之间的决斗的话,还是非我们体术异能者莫属了。

当然了,虽然我并不是单纯的体术异能者,体术只不过是我修炼妖术的前奏罢了。

回到‘格斗场’。

刀疤男天启对我的攻击越发犀利,此时已然不仅仅只是用‘绝命手刀’了,渐渐地开始展示他的另一个绝活——‘开岚’,zhègè绝招使用的是腿部力量,与使用手掌力量‘绝命手刀’的配合天衣无缝,与刀疤男天启矫健的身形适应地相得益彰,这招是简直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我一时间显得力不从心了。

只见他稳住下盘,‘绝命手刀’在他一步一挪的步伐中开始向我凌厉地攻击,在我只顾得上方的抵挡时,他微微下蹲,提起一只脚迅速地向我踢袭而来,或踢或扫,或踹或踩,然后几招‘开岚’过后,他便换另一只脚jiu‘开岚’,这无赖般的打法让我头痛不已。

至今以来我没有什么绝招,‘锻筋’过后是我体术初步修炼的开始,而缠火的修炼则让我提升了身体的素质,从而让身体能更好地做出动作,思维和身体的节奏可谓是配合的恰到好处。

因为一直以来在战斗时,我根本没有出场的机会(深深的怨念),所以,关于必杀技之类的技法,我都没有好好kǎlu过,从始至终我的攻击就属于,你来我往,你攻我挡的最初步的阶段,刀疤男对我的犀利攻击还是我依靠灵活的身体做出fǎnying来勉强躲避的。

哎,真是世风日下,这年头连作者都和主角过不去了,还让人怎么活……

“哎?这可不像你哦,原来的气势哪里去了?”

一边用‘绝命手刀’、‘开岚’向我攻击的刀疤男天启,一边冷声向我问道。

你以为我想一直躲避你的攻击么,我这不是没有什么直接破解你招式的绝招么,正在想啊,等着!!!

我顾不得回他的话,眼前缭乱的手影变得越来越多,我无暇顾及之时,脚步‘青之痕’展开,‘踏’‘踏’‘踏’……不断地躲闪‘开岚’,虽都一一多开,也不免有那么几脚从我的腿边擦过,我的裤子也因此而被撕裂了开来,我喘着粗气心惊肉跳之时,冷汗也自我额头之上流了下来。

这招式怎么回事?‘开岚’这么牛逼么?居然能将我从地摊上买的山寨牛仔给踢破,这种招式难道不算是‘禁招’么?

幸好我躲闪的快,不然的话,我的腿恐怕要留那么一道疤痕了。

话説,你这根本不是在比试好吧,这是招招要命的节奏啊,事先説好的‘diǎn到为止’呢?

不,我是不会在这种危难的时刻退避三舍的,我要破了他的‘开岚’!

刀疤男天启的开岚,之所以会那么狠,説白了和他的腿功有关,从他如此这般的攻击我可以看得出来,这招开岚便是他身上的‘第三只手’,其疾如风,灵活如柳,而我却只有‘青之痕’用以闪避,虽然速度也是奇快,但终究抵不住他出招的奇特怪异,而且,现在的我大汗淋漓,像是在做了某种极限运动一般。

而刀疤男天启似乎身体里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是无有穷尽一般,丝毫不见其喘息的声音,眼神所至之处,凌厉至极。

先不説他到底是如何修炼到这般境地的,这样下去的话,就算我没被他打伤,也会在漫长的比斗中渐渐消耗完体力的,这样的话对我很是不利。

速战速决,对,速战速决才行!

我先是试探着向他那条如鞭一般犀利的腿用手攻去,但还击出去半分,就被他的手刀给挡了下来,没bànfǎ,看来这招是不行了。

紧接着,我又加快了对他上盘方向的攻击,利用奇快的出招方式让他无有喘息的机会,只得一直抵挡才行,这样的话,我的腿便有了空当。

好咧,我暗自从脚腕处调动二成以上的妖力至腿部,再在腿部施以‘缠盾’,眼睛捕捉到他‘开岚’的脚法轨迹,直接向他那条灵动的腿攻去。

我想,只要能将你这条腿控制住,那么,你的开岚便是发动不了了。另外,我还想看一下,到底是我的‘缠盾’防御厉害,还是你的肉腿防御更甚一筹!

説时迟那时快,我的眼睛立刻预测到了他下一秒将要踢袭的位置,于是乎,我抬起右脚向他的腿部攻去,只见他戾气外露的脸上勾起一丝笑容,也直接将脚抬了起来,向我的腿部踹去。

“嘭!”

瞬时间,双方的腿便被对方的脚给踢中了,紧接着,我们二人弹了开来,龇牙咧嘴地坐在地上拼命揉起了自己的腿。

“好疼!”

我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尽管如此,我和他所受的力道基本上是一样的。

因为这招我们都是腿部受到了攻击,而我主要将妖力用在了腿部的防御之上,所以我的攻击约为一成左右的妖力,对刀疤男天启舍弃防御而攻击的腿部来説可谓产生了不小的伤害,而刀疤男天启舍弃防御的踢袭,尽管我在腿上施以‘缠盾’,但仍是被刀疤男的‘开岚’给破了,因此也受到了相同的伤害。

开岚到底是个绝招,jiuhi不一样!

我稍微揉了揉腿,毕竟咱是练过妖术的,即使再厉害的伤痛,都能够在短时间内huifu过来,何况这连皮肤都没破开的伤痛,早就好了!

相对而言,刀疤男就没那么幸运了,依旧被我一成左右的踢击大呼疼痛不已,我摇了摇头,哪怕你稍微防御一些,也不至于落得个这般下场啊!

刀疤男天启看我在不到三分钟内一脸无恙地站起身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説道:“我没看错吧,一般来説受到我‘开岚’的攻击,没道理会像个没事人一样啊,更何况这下攻击我使出了几乎五成的力量,就算你用五成的力量来防御,也不可能马上便站起来啊!”

嗯……怎么给他解释一下呢?我犹豫不决地看着他。

“装的,对不对,对不对?”刀疤男天启嬉笑着对我调侃道。

“没内回事,我这都自己好的,你不知道吧,我的身体素质可是很好的哟!”我故作轻松地説道。

其实此时此刻我也是没了liqi,这种战斗实在是太消耗体力了,虽説很是过瘾吧,但……这比试绝对有你想象不到的累!

“不,不,不会这样的!”刀疤男天启摇着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许是对自己的开岚过于自信了吧。

的确,他确实有自信的资本,开岚这种招数,也只有我能硬挡下来,换做他人,很可能会是刀疤男天启所説的那样,至少在短时间内离不开地面。

“今天的比试要不就到这里吧,如果再比下去的话,我可能会输,因为我已经没有体力了……”

我笑着説道,之所以我会笑,是因为我看到刀疤男天启那张充满戾气的脸猛然有一丝困惑或者纠结的表情成分,不由得忍俊不禁……

是啊,我会妖术,在未来,谁都挡不住!

广州治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灰指甲是不是治不好
银屑病诊断困难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