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好魔武至尊第227章封疆画界

南川历史网 2020-09-21 17:42:34

魔武至尊 第227章 封疆画界

不知是不是丁川的神侃假话起到了作用,景瑶这两日果真没来上门造访,就连以往如同狗皮膏药的景天都没来打扰,但那个实力高深的神秘人却每晚必来,连续三日都在午夜时分来窥视他,这令丁川心烦不已,这藏在暗中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家伙,天天大晚上不睡觉来窥视他,纵然丁川此时是一个老头子样貌都感到很不自在。

对于这样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高手丁川大感头痛,他每次来的时候都是无声无息,连xiǎo院外的十几名神朝勇士都根本未发觉,而丁川如果不是有皇甫浑天神魂的提醒也不可能知道,一连三日那个神秘人都来,但他却未亲眼见过,他甚至都开始怀疑是皇甫浑天在恶作剧故意惊吓他了。

第四日晚间,星光黯淡,明月也失去了踪影,横跨上百里地的九华神朝仿佛置身在了一个巨兽的口中不见天日,漆黑如墨的夜晚令人感到一阵难言的压抑。

“奇怪!照理説今晚应该是月圆之夜啊!月老他老人家出远门了不成?”连日来的夜观天象,丁川也积累了些许经验,他低声自语感到很反常,这一幕的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

“轰!”

一声沉闷的巨大声响从地心深处传来,巨大的嘭击声如神鼓在响,群山摇摆,大地剧烈的颤动起来,一轮血月从漆黑的夜空中现出踪迹,紧接着一道巨大的血色月光射进了神朝的中央地带,十几座巍峨雄浑的宫殿在顷刻间化为了粉尘。

“这是……”

丁川瞳孔骤缩,这一幕简直太熟悉了,当初九宸大帝的极道帝兵——九黎仙珍图出世的场景早已深深的刻入了他的脑海,因为当时的场景太过震撼了,而眼前的场面简直是昔日的场景重现,那巨大无比的血色月光宛若接通了九天,贯穿了九幽,仿佛无坚不摧“广场舞适合于老年人锻炼的光柱,一种睥睨诸天万域的无上帝威弥漫出来,那浩若渊海的至尊威压令人神魂颤栗,忍不住想要dǐng礼膜拜。

丁川的心绪激动到无以复加,他完全可以断定这绝对是九黎仙珍图所引发的异象,九黎仙珍图出世的时候便是月圆之夜引发天地异象,而且从这散发出来的无敌至尊威势是绝对无法掩盖的,那种横扫**的煌煌帝威只要让人感受过一次便刻骨难忘。

在隆隆的巨响声中,九华神朝中央的一大片宏伟的建筑群都轰然倒塌了,许多人还未明白怎么回事便被埋在了无尽的废墟中,这如同一场绝世大厄运降临了一般,许多人连惨叫都未发出便被吞噬了生命,成为了极道帝威下的尘埃。

“天呐!灾难的中心是帝主的寝宫。”“快去保护帝主。”

丁川xiǎo院门外的十几个神朝勇士全都惊叫一声,如惊弓之鸟般向中央地带飞去,九华朝帝主与人大战受了重伤,现在可谓是最虚弱的时候,如果被歹人暗算,后果不堪设想。

同一时间,几道璀璨的虹芒冲向了九华神朝的中央地带,他们都是九华朝的真正高手,而其中一道人影的修为最是惊艳,强盛的血气如同一条大龙般接到了高天,他迅速向神朝帝主寝宫飞去,在他的身后一片片空间无声的扭曲崩碎,修为骇人至极。

丁川瞳孔骤缩,心中大震,这个强势无匹的人物所散发出的元力波动和那个暗中窥视他的高手气息一样,是同一个人。

九华神朝陷入一片混乱,丁川也趁乱冲出了xiǎo院,向神朝的中央地带接近过去,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当初在西川北域抢夺九黎仙珍图的绝对与神朝帝主脱不了干系,真相即将揭开面纱,想到这里他再也顾不得掩藏实力,脚踩幻魔步如一道黑旋风冲了出去。

“轰!”

就在这时,一副巨大而模糊的图案浮现在虚空中,那是一片破碎的大地,残山孤立,乱石铺地,苍茫的大地上伏尸百万,如同一个森罗地狱,鲜血染红了大地,映红了天际。

尸骨堆积成山,充满了惨烈的死气,在尸山血海的中央,一个身姿飘逸的男子迎风而立,身处尸山血海间但一身白衣却纤尘不染,在他的手中有一杆通体如墨的画笔,寥寥数笔下去,一副神秘的图刻迅速放大,如一方绝世大印轰向了苍天,众人听不到那崩天裂地的巨响,但却看到了虚空不断湮灭,神秘的图刻生生打穿出一条仙光万道的通道。而后那飘逸绝俗的男子脚踏虚空消失在通道内。

“天呐!这难道是才情无双的九宸大帝。”神朝内爆发出了阵阵惊呼声和尖叫,传説中的九宸大帝之前是一名怀才不遇的书生,他弃文从武修仙炼道,而后一跃成帝,睥睨九天十地。

“嗡!”

天地间的元力暴动起来,一副古朴泛黄的卷轴从九华地主的寝宫内飘了出来,一股让人心魂颤栗的无上威压浩荡八方,在这一刻那古朴的画卷,像是化身成了一位至尊大帝在俯视众生,在这一刻整个东邦大陆都感受到了这恐怖的帝威。

相邻最近的中荒大陆的许多绝世强者都被惊动了,隔着无尽虚空向东邦大陆望来,甚至就连相隔千万里之遥的西川大陆、南幽大泽以及北溟大陆的许多隐世不出的高人都眼含震惊的望向了东邦大陆。

即便是那些寻常百姓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五大神域虽然被无尽大荒远远隔开,但却是共存一方天地,亿万生灵都看到了高天上那殷红如血的月亮,犹如一只洪荒巨凶的眼眸,让人望而生畏。

历史悠久、底蕴身后的九华神朝此刻再也没有了岿然不动的气势,陷入了极为混乱的局面,无数人呼天抢地,感觉到了大难临头的危险,凄艳的血月洒下万道血光注入了那个泛黄的画轴中,残破的画轴绽放出千百道血电,每一道都如同出鞘的利剑,摧毁一切有形之物。

一排排耸立的宫殿被血色的月光绞得崩塌开来,这超越天灾的祸乱无人能挡,就连修为超绝的八贤王都抵挡不住那无匹的血光,几次被血电轰的倒翻出去,身上的蟒袍都被轰碎了大片,露出了健硕的体魄。

此时的场中,除了九华神朝帝主的寝宫九霄殿之外,周边的殿堂楼宇全都被画轴上绽放的血电冲击成了飞灰,一阵阵巨大的声音响起,犹如古老战车的车轴在运转,那副泛黄的画轴居然开始慢慢展开,散逸下的几道玄黄气直接将九霄殿都轰塌了近半。

“父皇。”“父皇”绝美的公主景瑶和神朝皇子景天脸色煞白尖叫着向破碎的九霄殿冲来,父皇还在九霄殿疗伤,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令他们姐弟二人肝胆欲裂。

就在这时,那残缺了半边的九霄殿内传出九华神朝帝主那浑厚洪亮的声音:“八索,我现在伤体未复,你要替我护佑神朝子民。”

“皇兄放心,我纵然拼的耗去百年修为也要护得神朝安稳。”

被称为八索的中年男子正是救护神朝的八贤王,神朝帝主的亲弟,他虽然没有神朝帝主那盖世的修为,但一身修为也是超凡入圣,他双臂一展,如同一只青天大鹏一般冲向了恐怖的画轴。

八贤王浑身绽放霞光,在他的身周有七十二条仙金神链,每一条神链都是他无敌的道法,他大喝一声,七十二条仙金神链全都冲向了泛黄的画轴,想将画轴给封印。

就在此时,那只展露开一角的泛黄画卷上探出了一支通体乌黑的玄铁画笔,笔锋锐利如天刀出世,虚空都被割裂出恐怖的大裂缝,一个威严而沧桑的声音响彻长空:“封疆画界。”

那支玄铁画笔随意一划,空间都湮灭了,一个晶莹剔透的xiǎo世界出现,xiǎo世界中血海滚滚、白骨沉浮,充满无尽的杀戮。

八贤王所打出的七十二条仙金神链如同朽木般被xiǎo世界崩碎,而后那血光冲天的xiǎo世界带着毁灭性的的意志向八贤王吞噬过去,xiǎo世界所过之处,有形之物全都化为了飞灰。

“啊……”八贤王发出一声惨烈的嘶吼,那xiǎo世界的杀伐手段太过可怖了,还未临近他,所散逸而出的一道血光便冲击到了他身上,一条手臂瞬间崩成碎肉血雨。

丁川心中震颤不已,这‘封疆画界’绝对是帝级的大杀招,那可是一代至尊九宸大帝的逆天神通,而今被逐渐复苏的九黎仙珍图施展出来,他相信这大杀招的威力绝不仅限于此,要知道那九黎仙珍图还未全部复苏,只是展开了一角而已。即便是这一角画卷就足以震慑众生了,修为超凡入圣的八贤王还未正面和‘封疆David是旧金山另外一家科技公司Square的重要员工画界’遭遇便被余波扫成断臂,可想而知那一方血色的xiǎo世界的杀伐该有多么炽盛。

然而对决并未因为八贤王的断臂而休止,那画笔划出的血色xiǎo世界如同一个收割生灵的幽冥世界,如一道电光一般扑向八贤王。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禁器。”八贤王怒骂一声,掉头就跑,刚才的一个照面就让他吃了暴亏断掉了右臂,此时再也没了斗志,转身飞逃。

但那血色xiǎo世界却如影随形的追着八贤王而来,将他牢牢的锁定为目标,而且那血色xiǎo世界吞噬一切,四面八方的天地精气都被抽空了,血色xiǎo世界越来越壮大,暴涨到了三十丈高,浓烈的杀伐直冲九霄。

就在这时神朝帝主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八索,快开启九龙山阵图,定住山川大地,封锁这方天地。”


补益安神药
成都看白癜风去哪里
济宁治白癜风去哪里
友情链接